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雷点很高,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 寒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一切cp不逆,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羡澄】不染(2)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武侠风&大部分欢脱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建议试试13579 246810读法
剧情依旧没有进入正轨的我( p_q)

上篇:【羡澄】不染(1)

下篇:【羡澄】不染(3)

魏无羡灵堂开棺
白云外亲身授课

——————以下正文—————

04

云梦江氏莲花坞气氛肃穆,孝旗白幡铺天盖地,云梦江氏宗主江澄死了,整个莲花坞却听不到哭声,所有的人仿佛都长了一张脸——面无表情,默默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仿佛他们的宗主还活着,下一秒就会去校场看他们的训练。

祠堂里跪着一个不过弱冠的少年,一身金星雪浪,手里拿着一个木牌,小心翼翼的刻下“云梦江氏第九任宗主江澄之位”几个字,他紧紧盯着他亲手刻下的这几个字,心突然抽痛一下,似乎是他亲手把他送进了棺木,可他却流不出眼泪——他已经没有资本再哭了,一如棺中人当年。

“二位请回吧,莲花坞不欢迎二位。”

金凌隐隐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因为整个莲花坞都安静异常,稍微大声的对话就显得格格不入。

“让我进去吧,我想和他道个别。”

“魏公子,宗主和你早就道别了。”

“我们上次还有话没说完,你让我再见他一面吧。”

“那就请魏公子先从我身上踏过去吧!”

蓝忘机伸手抓了魏无羡,一个闪身越过守门弟子进去了,却不得不外祠堂外止住了脚步,岁华指着他们二人:“怎么?你们俩真当我莲花坞没人了吗?!竟想随便闯我家的灵堂?!”江澄刚走了,金凌心中不快,见了这两人也不顾辈分,腔调十足十的像了他舅舅。

“金凌,你让我见见他吧,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们还有些话没说完。”

“该说的早就说了,况且已经封棺,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金凌……”

金凌一紫电已经呼啸而来,蓝忘机一把把魏无羡护在身后,而紫电角度刁钻,还是绕了过去,然而却没有意料中的鞭打声,紫电竟化成指环躺在魏无羡的手心。

三个人都沉默了,下一句话金凌哑着嗓子问魏无羡:“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吗?”魏无羡不语,他同江澄共情之时从没见到紫电认他为主的画面,而金凌用紫电打他,紫电却并不伤害他,说明按照紫电认主的顺序他在金凌之前,前到什么时候魏无羡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他却不敢说。

05

白云外:“镖者,暗器也。武林中属暗器的镖主要有带衣镖、袖镖、简镖、钱镖……”

魏无羡:“师父!那天下第一镖是什么镖?”

白云外眨眨眼:“你呀。”

魏无羡:“……”不能愉快的玩耍了jpg. 你这样会失去我的jpg.

白云外:“带衣镖长约三寸,三角形,锥形或三刃形,也有刃上带勾的,镖尾系红绸用来作平衡定向。三四两一个,算大镖,平时你就藏口袋里或腰间,出手时,手下压着发镖的叫“阳手镖”,反之称“阴手镖”,回手同肘下向后打出的叫“回手镖”;袖镖呢,不带镖衣,较轻,藏在袖子里,随手挥出,隐蔽方便;简镖不带镖衣,藏在竹筒或手杖内,有机关,突然射击,快速似鞭,防不胜防;钱镖又叫金钱镖,就是撇铜钱,分为有刃无刃两种。”

白云外:“魏无羡,把那些镖拿出来让你师弟看看。”

魏无羡:“师父,你身上就有干嘛不拿出来让江澄看看?”

白云外:“我这不是收你了吗?我懒呀。”

魏无羡:“……”

白云外:“当你扔飞镖时,飞镖会是一个弧,弧度和力度有关系。用力越大,圆弧就越浅。所以…魏无羡来给你师弟做个示范。”

魏无羡:“师父,扔哪种镖?”

白云外:“不用你扔,靠墙站好就行了。”话音刚落一枚铜钱就擦着魏无羡头上的呆毛钉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魏无羡:“……”说好的懒呢?

仿佛是看出他心中所想,白云外又道:“为师许久不玩,手痒了。”

06

入夜,他跪在棺木旁边,手死死扒在棺木上,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棺木上,再沿着棺木冰冷的轮廓缓缓滑下,又浸在他贴在棺木上的玄色衣襟上,因着衣服是玄色,竟看不出哪里被泪浸了,只到那泪慢慢渗入内里,到了身上,才觉察到彻骨的寒。

魏无羡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推开了棺木的上盖,看到棺木里的一瞬间,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听消息说江宗主走的惨,没想到竟是连尸骨都没装进棺木,棺木中只有一袭紫衣,一柄长剑,一枚银铃。他突然想起十几年前自己死在乱葬岗上的时候也是尸骨无存,他甚至突然生出一种也等上十三年的冲动。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枚银铃——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字也没有。

魏无羡尝试着注入一丝灵力,银铃便响了一下,原来不过是江氏弟子的标配,那江澄自己的呢?从小戴到大戴到死的那个呢?竟连这个也没找回来吗?他又拿起了三毒,轻轻一拔竟然就拔出来了,不过整把剑断成了三截,江澄一生为三毒所困,这算是斩断三毒吗?魏无羡又尝试着向三毒注入一丝灵力,三毒竟然微微发亮,闪了闪又暗了下去。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