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雷点很高,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 寒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一切cp不逆,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可以可以,这很三毒圣手

【羡澄】不染(4)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武侠风&欢脱向+悬疑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上篇:【羡澄】不染(3)

金小宗主暗查蹊跷 
云梦双杰戏精上线 

——————以下正文—————— 

10 

兰陵一酒楼里,几个人正小声议论。 

“哎,听说了吗?云梦江氏的宗主三毒圣手江晚吟死了。” 

“啊?你从哪儿听来的?” 

“千真万确。” 

“江宗主那么厉害,谁能杀他?” 

“这可说不准,赤锋尊当年多厉害,不是照样儿让金光瑶害死了。” 

“有人害江宗主?” 

“这有什他么好奇怪,江晚吟行事狠绝,阴鸷刻薄,得罪过不少人,有人蓄意报复有什么好稀奇。” 

“会不会是夷陵老祖?” 

“他?得了吧,冲他干的那些事儿,江澄想杀还差不多,他杀江澄?” 

“就是,我还听说江晚吟死了不几天,魏无羡也死了。” 

“哦,那含光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埋了呗。” 

“那……”这人还想被问什么,却生生被打断了。 

“你们都很闲呀!”一个金衣少年走进酒楼,将手中的剑重重放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瞧这打扮就是兰陵金氏的人,众人一时不敢作声,纷纷做鸟兽散。金凌在空桌前坐下,小二上了一盏茶,金凌手指在桌子上轻敲三下:“掌柜,这个月生意如何?” 

掌柜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写账本:“这月生意不好啊,倒赔了三两。” 

金凌听到这站起来抓了剑走出了酒楼,那盏茶还冒着热气。 

这些日子金凌忙着料理江澄的后事,倒是对兰陵管的少了。现下有人想借事生非,没了江澄帮他护他,但金凌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逢凶化吉。今日在酒楼听到的话也不无道理,他也一直不相信江澄的死是个意外,至于魏无羡的死则更是蹊跷,莫说蓝忘机不甘心,金凌也是要查个明白的,毕竟是在云梦,如何能教一群宵小兴风作浪? 

11 

入夜魏无羡正睡的好好的,江澄过来摇醒他:“魏婴。” 

“嗯?阿澄?”魏无羡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就瞧见江澄一身夜行装,只露出一双杏 
眼。 

“快醒醒,鱼上钩了。”屋里没点灯,江澄一双杏眼闪闪发亮。 

这下魏无羡总算清醒了,好你个劫镖的,好好等你你不来,今天小爷我好不容易睡个好觉你就来扫兴,非好好治你不可。魏无羡一骨碌从塌上爬起来,摸了摸袖里的飞镖和怀中的令牌,也用黑布蒙了脸,摸到马车边上。 

二人打量一番,似乎是要将东西带走,这时又来了其它黑衣人,上来便说:“来劫货的?” 

魏无羡:“对呀。你们也是?” 

那黑衣人又问:“也是王爷派来的?” 

魏无羡:“不是,我们是郭道长的弟子。” 

那黑衣人又道:“郭道长不也是为王爷办事?” 

江澄:“你们要把货劫到哪儿去?” 

黑衣人:“这还用问,自然是给王爷。” 

江澄:“王爷交待你的?” 

黑衣人:“嗯……” 

江澄:“王爷找我师父办事,自然是不便出面,你把货劫过去不是给王爷添堵吗?” 

另一个黑衣人道:“这个我们管不着,都是跑江湖的,拿钱办事。” 

魏无羡:“都是劫货的,不如让我们给我师父,免得王爷难办。” 

黑衣人:“那我们不是白来了?” 

江澄:“怎么能叫白来,他日王爷面前请功,我们必不忘了二位。” 

魏无羡:“就是,不知二位兄台尊姓高名?” 

黑衣人:“消音剑程青。” 

另一个黑衣人:“有腿鬼杜明。” 

魏无羡憋笑辛苦:“有腿鬼?” 

杜明:“嘿嘿,江湖兄弟抬举,说我来无影去无踪像个鬼,可是鬼没腿,我有腿。” 

江澄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开始吧。” 

程青答应:“好啊。” 

程青和杜明拿着货,魏无羡在头前领着他们,江澄断后。走着走着程青觉得有点不对:“二位,郭道长到底在哪儿呀?咱们走的这路怎么像是去开封府的?” 

魏无羡回头说:“师父在城里,自然要经过开封府,二位放心,我们有令牌,开封府不会为难我们。”说罢将怀中的令牌摸出来给他俩看一眼。这两个人才放心,还跟魏无羡说:“郭道长果然厉害,连开封府的令牌都能搞到。”魏无羡和江澄都忍不住笑,只好赶快继续往前走。 

途径开封府时果然有人拦他们,魏无羡便把令牌拿给他们,又扯下蒙面的黑布:“货到了。” 

守卫转头冲院子里大喊:“验货!”

院内便窜出几个人来,程青和杜明见状才知道不好,可是想跑也来不及了,一番撕打就被开封府的人抓了。魏无羡和江澄则是全程看戏,实在不知道是说这两个人傻的要命还是自己演技太好。 

12 

蓝思追本在替蓝忘机照看那堆兔子,自魏无羡又走了,蓝忘机竟学了他父亲和兄长——闭关去了。这群兔子彻底成了蓝思追照看,蓝景仪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思追,金凌来了。”

蓝思追许久不见挚友心中高兴却又有疑,金凌如今是兰陵金氏的宗主,拜访姑苏蓝氏也是拜访老先生。若说金凌是专门来看他这两个夜猎的好朋友,他虽然感动却是打死都不信的,现在兰陵金氏和云梦江氏是什么情况自是不必说,这种情况金凌怎么有闲心来看他们?问蓝景仪道:“金宗主现在在哪?”

“做什么叫的这样生分?我还以为一同夜猎这么久可以做朋友的。”金凌声音响起。

“没有生分,我自然是愿意同你做朋友,只是怕失了礼惹你不快。”蓝思追见金凌走来微微笑了笑。

“戚——正式的场合自然该客套,私下当然可以以名字相称。”见了朋友金凌才放下他刚学会的宗主样子,多了几分少年人的活气。

“金凌,你这次来找我们干嘛?”蓝景仪本就是率真活泼的,张嘴便直奔主题。

“怎么,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们了?”

“当然能,没事多来找我们一起夜猎。”蓝思追答道。

“不过我还真有事找你们……”

……

“云梦现在如何了?”蓝思追问。

“放心,我能料理。”金凌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少年人的得意和炫耀,只是平淡而严肃的诉说一件事,其实这些事纵有千难万难,但只要一想到江澄平生种种,金凌便不觉难了。

“那便好,金凌,你若有什么难处我们都会尽力帮你的。”

“好。”金凌才笑了笑。

——————分隔线——————

结尾有些追凌了,我要不要加一个追凌的tag?

魔道众人的星座

今天闲的没事去察搜狗百科,看十二星座,江澄的官方生日为11月5号,现在想想这个生日选的好走心啊,金凌是11月21号,踩着天蝎座的小尾巴,怪不得和舅舅这么像呢!但让人奇怪的是魏无羡的生日是10月31号,也是天蝎座,为什么总有一种射手座的感觉😂?那么问题来了,云梦三舅甥为啥全是天蝎座的?

天蝎座

生于每年10月24日至11月22日。是12星座中最神秘的星座。其守护星冥王星的本质为阳性,但其性质却是阴性,是天上米黄色的天体,给人以神秘智慧的感觉。象征理性与女性魅力,掌管个人的目标与欲望,对群体具一定影响力。火星的本质为阳性,是天上火红色的天体,给人勇猛激情的感觉。火星守护白羊座与天蝎座。冥王星被视为冥府之王的化身,同时也是人类的黑暗面----金钱、力量和性欲的象征。受到冥王星主宰的天蝎座便拥有像火山般猛烈的精力,并且有转变一切的能力,象征着重生。冥王星也统御着我们的生活,是一种不易被击破的无情力量。要如何驾驭这股力量,将之转化成积极的助力,是人类发展的重要课题。

天蝎座是夏天最显眼的星座,它里面亮星云集,光是亮于4m的星就有20多颗。天蝎座又大亮星又多,简直可以说是夏夜星座的代表。再加上它也是黄道星座,所以格外引人注目。不过,天蝎座只在黄道上占据了短短7°的范围,是十二个星座中黄道经过最短的一个。

天蝎座从α星开始一直到长长的蝎尾都沉浸在茫茫银河里。α星恰恰位于蝎子的胸部,因而西方称它是“天蝎之心”。有趣的是,在我国古代,正好把天蝎座α星划在二十八宿的心宿里,叫做“心宿二”。你看,东西方的天文学家们不谋而合了。

天蝎对于朋友,重质不重量,高度要求知心。宁可孤独,也不违心。对于爱情,宁缺毋滥。宁可抱憾终生,也不苟且凑合。风流不羁的言行下,执着追求一种宗教意识的爱情信仰。内心具有高度责任性,忠诚性,自律性以及矛盾性。浪漫儒雅,风趣超脱。拥有奇异诱人的容貌气质。 性质通常是神秘,果断,理性,消极,极端,多疑,富有判断力。

天蝎大多恩怨分明,黑白绝不混肴。多思少言的特质,齐全透彻的智慧,使一切真相假面恐慌不已。因此,本质静默孤僻的天蝎们极易招惹他人的非难和灌上莫须有的罪名。而其强硬又柔弱的本质,常使其背负黑锅也不辩护,不低头。在忍无可忍时,天蝎才会真正采取报复行为。可也因其很多时候过于忍辱负重,好比老实人发火,报复也就更显突兀强劲,反令圆滑的小人真正的祸首们恼羞成怒,借机大肆渲染。由于天蝎有隐忍为善的一面,更有别致的独特气质,从而也导致了天蝎备受他人嫉妒却常被反咬一口的现象出现。也因为典型的天蝎,并不擅长疏通改善人际关系,更不善于有效地表达澄清自己,从而成为了十二星座里最具争议的一个星座。

————————分割线————————

蓝忘机是1月23号,突然觉得最后一句莫名真相了。。。

水瓶座

生于每年1月20日至2月18日,代表人生的起落,责任与负担、磨练与成长的方向。它是传统西洋占星术中变化最少的天体,所以也是顽固与耐性的象征,土星支配个人的现实生活。守护星是天王星。水瓶的性格其实是12个星座中最难测的一个,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连水瓶自己都经常不明白自己。崇尚自由的水瓶座人,外表上呈现冷漠与热情的交变型态。你不会觉得他是个冷漠的人,也不会认定他是个热情的人,总是感到他的天真与世故不断地交错运作。这完全肇因于他的保守性格。你很不容易见到一只瓶子把自己摔碎,不过一旦你见到了,要相信,他是真的想一碎了之。别企图拼凑他,只能期待碎瓶片浴火重生。以保守性格追求自由、开放与前进,陷水瓶座于温情主义的泥沼中,易如反掌。但也因着内、外的背道而驰,使得他对自我和世界的反省能力,与日俱增。

水瓶是精神性的动物,是12个星座性格中最重视精神的,所以对物质的欲望较低。水瓶座的人,不愿意受感情上的丝毫束缚。你时而异想天开,幽默过人,时而又冷若冰霜,令人费解,这常常是一个不易相处的人。有优秀的推理力和创造力,客观、冷静,善于思考,思想博爱,讲求科学、逻辑和概念,价值观很强。是一个对超能力、超自然现象会积极证明,忠于自己信念,又令人难以捉摸的星座。

水瓶座的人善于重新组织所有人的精神生活。是新思想的开拓者。追求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是水瓶星座的生活态度,但他又会偏向顽固的一面,有时令人捉摸不定,不过注重人道主义的水瓶座对人友善,亦都重视隐私,这一切一切皆由掌管水瓶座的天王星影响。创新、多变、独立、倔强、反叛的水瓶座,究竟是什么的一个人?其实他们是很矛盾的一类人,不单外人看他们如是,连他们自己也感受到自己的矛盾。也是EQ最低星座。

————————分割线————————

师姐是5月2号,也是最后一句真相,搜狗百科真是成精了。聂导是5月20号,不得不说聂导你很会生啊!

金牛座

生于每年4月21日至5月20日,是在夏天之夜出现于银河西边的星座,金星是金牛座的守护星,所以金牛座是保守型的星座,金牛座的人有艺术细胞,具有高度欣赏任何艺术的品味和能力。它守护神是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黄道第二个星座是金牛座,公牛是其代表动物。金牛座是一月下旬的黄昏时该在南方中天可看见的星座,而形成低头状的金牛像,其中有颗最明亮的银星就是金牛的右眼。它向来与力量著称,与偶尔狂野、偶尔安静的自然力量有关。太阳将通过此星座的4/21至5/21期间,正是春花盛开的美丽季节,凡出生在此时的金牛座人,不但具有美与调和的精神,更是温顺可亲的人,而且喜欢大自然。

金牛座是保守型的星座,不喜欢变动,安稳是他的生活态度。金牛座的人不会急躁冲动,只会忍耐,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正是他们的写照,而且他们非常顽固,一旦决定的事,不愿意去作任何改变。

由于缺乏安全感,失业是金牛座最怕面对的问题,这代表他们失去生活的重心。金牛座男性有潜在的大男子主义倾向,在家中不会多发言,但对尊严非常重视;金牛座女性一方面讲实际,一方面也喜爱打扮自己,因为金牛座的守护神就是爱与美的化身维纳斯。他们通常属于慢热型,会花一段时间去适应一份感情,一份工作,一个环境,但适应之后,他们很少会改变自己,除非是迫不得已。

金牛座拥有艺术细胞,具有高度的艺术品味及鉴赏能力,也是天生美食家。

————————分割线————————

蓝曦臣是10月8号,是天秤座,我应该不用多说了

天秤座

生于每年9月23日至10月23日,金星的本质为阴性,是天上金色的迷人天体,故此以爱神维纳斯命名,象征爱情与美丽,支配女性魅力与吸引异性的能力,影响个人的审美眼光、美感、社交能力和价值观。天秤座是象征着秋天来临的星座,秋意表现在天秤座的人身上是对意气相投的特殊感知。你寻求着共同点和互相谅解的土壤。和蔼可亲的秉性,使仇恨和敌意永远无法靠近你的身旁。天秤座的人温柔、娴雅,你需要欢欢乐乐地生活,需要忠贞不渝的友谊和爱情。随和与顺从是你性格上的主要特点。无论对天秤座的男性还是女性,都可以看到这些难能可贵的女性品质,品格正直,平易近人,处处闪耀着人格魅力的光辉,以及你们所蕴藏的艺术上的灵感和才华。这就是天秤座的人!微不足道的事情就会使你感到惊慌不安。你总是在寻找着内心的稳定与平衡,没有这种平衡你就不能平静地生活。这是一个能为生活中的矛盾开辟和解之路的人。

天秤座出生的人举止言行十分注意分寸。和你相处既不可急躁,又不可简单粗暴,因为你的感情很难预测,高兴起来有时忘乎所以。你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兴致勃勃,不仅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还知道什么时机对成功最有利。天秤座的人最善于发现哪些人与你志趣相投。

【魔道全员】开学了,你方吗?

嗯...正剧向的文随缘更新吧,本篇根据多人真实经历改编。
自觉避雷,谢谢!!!
来自军训结束的我和战友们

上篇:【魔道全员】快开学了,你慌吗?

依旧是一篇【伪】全员向的日常,欢脱向

——————以下正文——————

魔道水群

                        8:00

云梦一哥:魏无羡,8点了快起!

夷陵撩祖:跪安吧,朕还要休息

云梦一哥:……

云梦一哥:是你自己作死

金凌不是大小姐:汪!!!

夷陵撩祖:axgtudnuwsgv

                        8:20

夷陵撩祖:我靠!多大的仇!我手抖把手机掉进马桶里了!!!!

云梦一哥:@金凌不是大小姐  干的漂亮!

云梦一哥:@夷陵撩祖  醒了抓紧死来报道!

夷陵撩祖:有什么好着急的?

金凌不是大小姐:舅舅,那我这次的家长会...

云梦一哥:那我先去了【手动再见】

云梦一哥:我没空找你小叔去@七米一不接受反驳

金凌不是大小姐:【笔芯】

七米一不接受反驳:错过了什么?

                         10:00

云梦一哥:魏无羡你不用来了,没有宿舍了...

夷陵撩祖:啥玩意儿?!【走尸式震惊】

我真的不知道:说真的魏哥,你早点来宿舍还是走的。

我真的不知道:有,手癌

夷陵撩祖:……

夷陵撩祖:那你们住哪儿了?就没说帮我占个床?枉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喂大!!!

云梦一哥:魏无羡你过来,我保证不放狗🐶!

                        第二天7:30

云梦一哥:魏无羡!你还活着呢吗?

夷陵撩祖:你就这么诅咒朕呀!

云梦一哥:少废话!军训开营式8:00集合!

夷陵撩祖:一分钟,马上到。
   
                            7:59

云梦一哥:你的一分钟我真是无力吐槽了

夷陵撩祖:帮我喊个“到”

云梦一哥:喊个p!

逢羡必出:喊了

                         中午12:00

夷陵撩祖:咱们的教官好帅啊!

云梦一哥:你是花痴少女吗?

逢羡必出:不帅

光风霁月:忘机的意思是在无羡的眼里你们教官虽然帅但是不如他帅

云梦一哥:……【咋看出来的?】jpg.

夷陵撩祖:……【好腻害】jpg.

逢羡必出:嗯

夷陵撩祖:教官看的我都想当兵了。

薛日天:那你咋还在这儿?

夷陵撩祖:我舍不得你们

金凌不是大小姐:没事我们舍得你

云梦一哥:没事我们舍得你

薛日天:没事我们舍得你

七米一不接受反驳:没事我们舍得你  +1

夷陵撩祖:你们这些不孝顺的儿女,爸爸不要你们了

逢羡必出:不舍得

云梦一哥:哪来的“女”?

薛日天:……你的重点在这?

光风霁月:不该问哪来的“儿”

夷陵撩祖:还是二哥哥好

云梦一哥:蓝曦臣!!!

七米一不接受反驳:【大型作死现场】 jpg.

薛日天:【冒死围观】jpg.

光风霁月:【云大式乖巧】jpg.

我真的不知道:【成年人疲惫的目光】jpg.

我真的不知道:打开屏幕我就是全群最亮的灯泡💡

薛日天:那你就关了屏幕

                           晚上9:30

云梦一哥:新生合唱是什么鬼?

薛日天:老子嗓子要废了

夷陵撩祖:呜呜~我喊那么大声,还说声音小

我真的不知道:一开始我还是在调上的……

一闪一闪亮晶晶:多喝热水

逢羡必出:下次坐后排

金凌不是大小姐:大学看起来好阔怕
(๑˙ー˙๑)

薛日天:我有热水还要你干啥?

云梦一哥: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蓝忘机@光风霁月

我真的不知道:奈何跑调的同学太多,我被拐跑了(ノ ○ Д ○)ノ

光风霁月:🙃

夷陵撩祖:别怕,大外甥,虽然学长们很凶,但是还是很喜欢他们的

七米一不接受反驳:一片青青草原即将生长

金凌不是大小姐:【飘来飘去】jpg.

逢羡必出:😶😐🙁☹️

金凌不是大小姐:【啊~】jpg.

光风霁月:想不到忘机都会这样用表情包了【欣慰】jpg.

金凌不是大小姐:【啪!】jpg.

夷陵撩祖:二哥哥,是那种喜欢,不是哪种喜欢呀!

云梦一哥:这有啥好欣慰的……

金凌不是大小姐:【飘来飘去】jpg.

云梦一哥:金凌你被盗号了?!

金凌不是大小姐:舅舅我错了(><)一时兴奋

——————分割线——————

夷陵撩祖:期待明天的美好生活

逢羡必出:👍










               

【羡澄】不染(3)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武侠风&大部分欢脱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建议试试13579 246810读法

上篇:【羡澄】不染(2)

下篇:【羡澄】不染(4)

含光君问灵莫玄羽
魏无羡开封捡师弟

——————以下正文—————

07

魏无羡:“师父,咱们这次去哪?”

白云外:“开封。”

江澄:“开封府的大本营,八朝古都开封。”

白云外:“阿澄说的不错,此镖正是送往开封府的。”

江澄:“官面的人也会找我们这些走江湖的送镖,那…”

魏无羡:“那这镖一定是他们不好明着送的东西。”

白云外笑笑:“不错,不过具体是什么现在要保密。”

魏无羡:“连我和阿澄也不说?师父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白云外笑眯眯的看向魏无羡:“阿羡,今晚前半夜放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魏无羡扭头看向江澄:“阿澄…”

江澄:“师父英明。”

魏无羡:“……”这年月,师父不疼,师弟不爱。

半夜江澄爬起来替魏无羡,瞧见他打瞌睡,一时想捉弄他一下,便悄悄走到魏无羡身后,伸手捂住魏无羡的眼和嘴,向后一拖。

“唔…”

“嘘——”江澄故意哑着嗓子“想活命就别出声。”

魏无羡便真的不再挣扎,点点头,只是手还抓在江澄捂他嘴的手腕上,其实他已经知道是江澄了,只有少年人的手腕才这么细,而且力气也不大。江澄放开他坐到旁边:“你便是这般守夜的?”向火堆里填了两根柴,也不看魏无羡。

魏无羡爬起来冲江澄笑笑:“我晓得是你,知道你一定舍不得叫我没命。”

江澄乜斜他一眼:“德行。”

08

“含光君这是何意?难道是我杀了魏无羡不成?”金凌现在真是越来越理解江澄为什么看蓝忘机比看魏无羡还不顺眼了。

“那此事作何解释?”蓝忘机握紧了手中的避尘,却并不拔出。

“医师已经验尸了,含光君若是不信大可找你们蓝家的医师再验一遍,看看到底有什么名堂!若真是人祸,金某定彻查到底!若不是,含光君就不要在莲花坞无理取闹!”

最终,蓝忘机带回了魏无羡的尸体,准确的说是莫玄羽的尸体,蓝家的验尸结果和江家是一样的,此后蓝忘机又求访数位名医结果都是一样——自然死亡。蓝忘机问灵,结果和那十三年一样——没有回应。某天夜里蓝忘机梦到魏无羡,梦里魏无羡说:“蓝湛,你还记得我说过‘我娘说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记得你对别人的好’吗?我现在还要再加一句,还要记得你对别人的不好。”

“不怪你。”

“我有责任,也有罪。你不必为我开脱。”

“那么我呢?”

“爱你的不是我。”

“何意?”

“你可以奏曲《问灵》与莫玄羽,一问便知。”

那曲《问灵》他弹没弹无人知晓,只是后来听说含光君再不用忘机琴了,又听说含光君不再逢乱必出了。

09

江澄:“这里就是开封,怎么……”怎么眼前的景物这么眼熟呢?我好想来过这,怎么可能?

魏无羡:“怎么这么熟悉对吧?”

“你怎么知道?”

“师弟呀,你忘了我就是在这把你捡回去的呀!”

“……”江澄顿时一脑袋黑线。那是三年前的黑历史啊!他记得自己明明死在夜猎之中,怎么一睁眼就到了开封呢?低头看看自己十岁不到的小身板儿,还是个孤儿,这种情况下江宗主就算想自力更生也是有心无力,根本没人会愿意雇这么小的孩子干活儿,在开封街头转悠了好几天,要饭,偷东西,抢劫,这些事儿江宗主死也拉不下脸来干。不过幸好他长了一张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脸,所以当他颓废的坐在街角的时候总会有好心人在他面前放上两个铜板,实实在在的靠脸吃饭啊。快至冬天,天气寒冷,英明一世的江宗主差点冻死街头,好巧不巧这时候魏婴头一次随师父来了开封,要死不死那么大的开封两人就碰上了,还都傻愣愣的盯着对方。江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只想骂人,说好的死生不复相见呢?然后魏婴欢天喜地的把他带到师父面前,想领回去,白云外还同意了,这下江宗主不但想骂人还想打人,这两辈子里,除了那十三年,那次狼狈不堪的时候都没少了魏无羡。

“想起来了吗?阿澄。”魏无羡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家师弟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晚上找了家客栈休息,魏无羡偏要拉着江澄出去逛逛,七拐八拐找到一个街角,指给江澄看:“阿澄你看,我就是在这儿把你捡回去的,我记得可清楚了。”

“这事你还记得?”

“那当然,那可是我第一次来开封,印象深刻,而且还遇见了你。”

——————分割线——————

*1.开封迄今已有4100余年的建城史和建都史,先后有夏朝,战国时的魏国,五代时期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宋朝,金朝等相继在此定都,被誉为八朝古都

【羡澄】不染(2)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武侠风&大部分欢脱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建议试试13579 246810读法
剧情依旧没有进入正轨的我( p_q)

上篇:【羡澄】不染(1)

下篇:【羡澄】不染(3)

魏无羡灵堂开棺
白云外亲身授课

——————以下正文—————

04

云梦江氏莲花坞气氛肃穆,孝旗白幡铺天盖地,云梦江氏宗主江澄死了,整个莲花坞却听不到哭声,所有的人仿佛都长了一张脸——面无表情,默默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仿佛他们的宗主还活着,下一秒就会去校场看他们的训练。

祠堂里跪着一个不过弱冠的少年,一身金星雪浪,手里拿着一个木牌,小心翼翼的刻下“云梦江氏第九任宗主江澄之位”几个字,他紧紧盯着他亲手刻下的这几个字,心突然抽痛一下,似乎是他亲手把他送进了棺木,可他却流不出眼泪——他已经没有资本再哭了,一如棺中人当年。

“二位请回吧,莲花坞不欢迎二位。”

金凌隐隐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因为整个莲花坞都安静异常,稍微大声的对话就显得格格不入。

“让我进去吧,我想和他道个别。”

“魏公子,宗主和你早就道别了。”

“我们上次还有话没说完,你让我再见他一面吧。”

“那就请魏公子先从我身上踏过去吧!”

蓝忘机伸手抓了魏无羡,一个闪身越过守门弟子进去了,却不得不外祠堂外止住了脚步,岁华指着他们二人:“怎么?你们俩真当我莲花坞没人了吗?!竟想随便闯我家的灵堂?!”江澄刚走了,金凌心中不快,见了这两人也不顾辈分,腔调十足十的像了他舅舅。

“金凌,你让我见见他吧,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们还有些话没说完。”

“该说的早就说了,况且已经封棺,岂是你说见就见的!”

“金凌……”

金凌一紫电已经呼啸而来,蓝忘机一把把魏无羡护在身后,而紫电角度刁钻,还是绕了过去,然而却没有意料中的鞭打声,紫电竟化成指环躺在魏无羡的手心。

三个人都沉默了,下一句话金凌哑着嗓子问魏无羡:“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吗?”魏无羡不语,他同江澄共情之时从没见到紫电认他为主的画面,而金凌用紫电打他,紫电却并不伤害他,说明按照紫电认主的顺序他在金凌之前,前到什么时候魏无羡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他却不敢说。

05

白云外:“镖者,暗器也。武林中属暗器的镖主要有带衣镖、袖镖、简镖、钱镖……”

魏无羡:“师父!那天下第一镖是什么镖?”

白云外眨眨眼:“你呀。”

魏无羡:“……”不能愉快的玩耍了jpg. 你这样会失去我的jpg.

白云外:“带衣镖长约三寸,三角形,锥形或三刃形,也有刃上带勾的,镖尾系红绸用来作平衡定向。三四两一个,算大镖,平时你就藏口袋里或腰间,出手时,手下压着发镖的叫“阳手镖”,反之称“阴手镖”,回手同肘下向后打出的叫“回手镖”;袖镖呢,不带镖衣,较轻,藏在袖子里,随手挥出,隐蔽方便;简镖不带镖衣,藏在竹筒或手杖内,有机关,突然射击,快速似鞭,防不胜防;钱镖又叫金钱镖,就是撇铜钱,分为有刃无刃两种。”

白云外:“魏无羡,把那些镖拿出来让你师弟看看。”

魏无羡:“师父,你身上就有干嘛不拿出来让江澄看看?”

白云外:“我这不是收你了吗?我懒呀。”

魏无羡:“……”

白云外:“当你扔飞镖时,飞镖会是一个弧,弧度和力度有关系。用力越大,圆弧就越浅。所以…魏无羡来给你师弟做个示范。”

魏无羡:“师父,扔哪种镖?”

白云外:“不用你扔,靠墙站好就行了。”话音刚落一枚铜钱就擦着魏无羡头上的呆毛钉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魏无羡:“……”说好的懒呢?

仿佛是看出他心中所想,白云外又道:“为师许久不玩,手痒了。”

06

入夜,他跪在棺木旁边,手死死扒在棺木上,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滴在棺木上,再沿着棺木冰冷的轮廓缓缓滑下,又浸在他贴在棺木上的玄色衣襟上,因着衣服是玄色,竟看不出哪里被泪浸了,只到那泪慢慢渗入内里,到了身上,才觉察到彻骨的寒。

魏无羡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推开了棺木的上盖,看到棺木里的一瞬间,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听消息说江宗主走的惨,没想到竟是连尸骨都没装进棺木,棺木中只有一袭紫衣,一柄长剑,一枚银铃。他突然想起十几年前自己死在乱葬岗上的时候也是尸骨无存,他甚至突然生出一种也等上十三年的冲动。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枚银铃——也是干干净净的什么字也没有。

魏无羡尝试着注入一丝灵力,银铃便响了一下,原来不过是江氏弟子的标配,那江澄自己的呢?从小戴到大戴到死的那个呢?竟连这个也没找回来吗?他又拿起了三毒,轻轻一拔竟然就拔出来了,不过整把剑断成了三截,江澄一生为三毒所困,这算是斩断三毒吗?魏无羡又尝试着向三毒注入一丝灵力,三毒竟然微微发亮,闪了闪又暗了下去。

灵感来自【曦澄】那一夜……
画师我妹妹
都吃过小浣熊干脆面吧?那你吃过小“涣”熊干脆面吗?😂

【羡澄】不染(1)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我是个起名废,就用歌名了,河图大大了解一下!
武侠风&欢脱向+严肃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下篇:【羡澄】不染(2)

三毒圣手夜猎身陨
云梦双杰平安归来

——————以下正文——————

01

“今天天不错,正所谓‘晴空一鹤排云上,艳阳高照心情好!’师弟,我这句诗写的怎么样?”江澄听了这话脚下一个趔趄,赏他一个白眼,这能叫诗吗?还你写的,确定刘禹锡不会气死吗?

“没文化不是你的错,班门弄斧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正在学习嘛,你给我点信心好不好?”

江澄看着他这一脸求夸奖的表情,翻了个白眼好不留情道:“不,能,更,差!”

“好吧,那我不自己写,念给你听别人的总可以了吧。”

“闭嘴,我要睡觉。”

“别呀,风景这么好,你怎么每次都忍心睡觉?”

“这条路都走过八百遍了!你怎么每次都有闲心看?”说罢便一下翻上车顶,枕着胳膊合上了眼,留下魏无羡一个人驾车。

不多时就听见某人大声朗诵:“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魏无羡一直执着于一个问题——旁人家收了弟子,干活的就是最小的弟子,为什么他好容易有了师弟,赶车的还是他呢?反观江澄,又是怼他,又是睡觉,到底谁是师兄?要不我喊他(师兄)?

(喂,你这逻辑好像哪里不对…)

02

灵力耗尽,浑身是伤,邪祟扑过来的一刹那,江宗主满脑子都是:死的太难看了…

云梦的江宗主江澄江晚吟——死了,在一次夜猎中。

魏无羡刚刚醒来便听说了这事,便跑来了云梦。他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遭遇来推测江澄的,然而竟不料也不信命运竟会残忍到这地步。他一个人明明的生生活了这许多年,偏偏又这么轻巧的死了,如此难看,偏偏又是在自己刚知晓了他是如何的生生活了这许多年的时候。

于是他坚持着,定要在棺木旁和他说些话,他坚持着,于是第二天被人发现也死了,在棺木旁。

有人问灵,没鬼理他,管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或三毒圣手江晚吟…

(文风突变!怎么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会打死我吗?)

03

在这破路上晃晃荡荡一下午,总算是回了镖局,他们这镖局名字取的霸气侧漏——天下第一镖!

第一次被魏无羡拖着站在这块牌子下的时候,江澄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这名字不会是魏无羡取的吧?可是魏无羡告诉他是师父他老人家取的。对此江澄表示,呵!难怪能教出魏无羡。

“师父!师父!师父!!!”还没进屋魏无羡就大声喧哗。

二楼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聒噪!!!”

一开始江澄被他俩“装神弄鬼”(江澄这么说他们师徒俩)吓了一跳,现在他已经可以淡定的拿下堵住耳朵的手,再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到底是谁更聒噪,师父您老人家心里没点儿数吗?

他们的师父,天下第一镖的主人时常戴着一个青铜面具,一袭白衣,广袖长袍,是一个在外人面前神出鬼没,沉默寡言的高岭之花,更是一个在自己人面前脑洞清奇,自娱自乐的……精神病患者…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行走江湖的化名——白云外。

据说魏无羡曾冒死询问过:师父你和白云瑞啥关系?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叫白云内?✪ω✪

白云外:魏无羡出来上实战课,让师父看看能躲几镖?^_^

魏无羡:QwQ

白云外从二楼下来,瞅瞅他们两个,看着魏无羡一脸任务完成求夸奖的表情还有江澄看着魏无羡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点点头道:“不错,没缺胳膊也没少腿,吃饭!”

魏无羡:(●—●)

江澄:很好,正合我意。

——————分割线——————

首先,感谢 @白云外 友情出演师父一角,文中关于师父的描写都是我的私设,真的没有黑太太的意思啊(^_^)

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原地飞起)
@白云外 太太,可以用你的ID客串我新文的一个角色吗?羡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