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雷点很高,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 宁澄,一切cp不逆,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羡澄】不染(1)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我是个起名废,就用歌名了,河图大大了解一下!
武侠风&大部分欢脱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以下正文——————

01

“今天天不错,正所谓‘晴空一鹤排云上,艳阳高照心情好!’师弟,我这句诗写的怎么样?”江澄听了这话脚下一个趔趄,赏他一个白眼,这能叫诗吗?还你写的,确定刘禹锡不会气死吗?

“没文化不是你的错,班门弄斧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正在学习嘛,你给我点信心好不好?”

江澄看着他这一脸求夸奖的表情,翻了个白眼好不留情道:“不,能,更,差!”

“好吧,那我不自己写,念给你听别人的总可以了吧。”

“闭嘴,我要睡觉。”

“别呀,风景这么好,你怎么每次都忍心睡觉?”

“这条路都走过八百遍了!你怎么每次都有闲心看?”说罢便一下翻上车顶,枕着胳膊合上了眼,留下魏无羡一个人驾车。

不多时就听见某人大声朗诵:“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魏无羡一直执着于一个问题——旁人家收了弟子,干活的就是最小的弟子,为什么他好容易有了师弟,赶车的还是他呢?反观江澄,又是怼他,又是睡觉,到底谁是师兄?要不我喊他(师兄)?

(喂,你这逻辑好像哪里不对…)

02

灵力耗尽,浑身是伤,邪祟扑过来的一刹那,江宗主满脑子都是:死的太难看了…

云梦的江宗主江澄江晚吟——死了,在一次夜猎中。

魏无羡刚刚醒来便听说了这事,便跑来了云梦。他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遭遇来推测江澄的,然而竟不料也不信命运竟会残忍到这地步。他一个人明明的生生活了这许多年,偏偏又这么轻巧的死了,如此难看,偏偏又是在自己刚知晓了他是如何的生生活了这许多年的时候。

于是他坚持着,定要在棺木旁和他说些话,他坚持着,于是第二天被人发现也死了,在棺木旁。

有人问灵,没鬼理他,管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或三毒圣手江晚吟…

(文风突变!怎么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会打死我吗?)

03

在这破路上晃晃荡荡一下午,总算是回了镖局,他们这镖局名字取的霸气侧漏——天下第一镖!

第一次被魏无羡拖着站在这块牌子下的时候,江澄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还有这么厚颜无耻的,这名字不会是魏无羡取的吧?可是魏无羡告诉他是师父他老人家取的。对此江澄表示,呵!难怪能教出魏无羡。

“师父!师父!师父!!!”还没进屋魏无羡就大声喧哗。

二楼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聒噪!!!”

一开始江澄被他俩“装神弄鬼”(江澄这么说他们师徒俩)吓了一跳,现在他已经可以淡定的拿下堵住耳朵的手,再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到底是谁更聒噪,师父您老人家心里没点儿数吗?

他们的师父,天下第一镖的主人时常戴着一个青铜面具,一袭白衣,广袖长袍,是一个在外人面前神出鬼没,沉默寡言的高岭之花,更是一个在自己人面前脑洞清奇,自娱自乐的……精神病患者…他还给自己取了一个行走江湖的化名——白云外。

据说魏无羡曾冒死询问过:师父你和白云瑞啥关系?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叫白云内?✪ω✪

白云外:魏无羡出来上实战课,让师父看看能躲几镖?^_^

魏无羡:QwQ

白云外从二楼下来,瞅瞅他们两个,看着魏无羡一脸任务完成求夸奖的表情还有江澄看着魏无羡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点点头道:“不错,没缺胳膊也没少腿,吃饭!”

魏无羡:(●—●)

江澄:很好,正合我意。

——————

首先,感谢 @白云外 友情出演师父一角,文中关于师父的描写都是我的私设,真的没有黑太太的意思啊。

其次,好吧我承认这章有点少

最后,感谢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