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雷点很高,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 寒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一切cp不逆,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双杰】山海(下)

双杰不是羡澄!更不是澄羡!自觉避雷,谢谢!
灵感来自《侠岚》第四季  推荐BGM 《山海》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给不起
于是转身向山里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给不起
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
——《山海》

——————以下正文——————

江澄等着他开口,魏无羡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对坐,好不尴尬,好在江澄并不盯着他,只把玩手中的杯盏,却并不饮下。沉默良久江澄扬起手中的杯盏,道:“尝尝。”

魏无羡不知道江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端起杯盏喝了一口,熟悉的味道侵入味蕾,他突然想起这酒的名“云中梦”,是云梦特有的烈酒。

那年两个人第一次偷跑出来喝酒,喝的就是云中梦,两个小家伙第一次喝酒,不知深浅,喝多了,被虞夫人发现,气的不行,揪着耳朵拎回去,还是师姐煮了醒酒汤送过来,看了他俩大半夜,第二天醒了酒又被虞夫人罚去跪祠堂,他还玩世不恭的调笑着:“江澄,你酒品也太差了!喝多了还耍酒疯,拖着我不撒手。”

江澄一怔:“我昨天耍了酒疯?”

魏无羡正色道:“你不记得了?你喝多了不仅会耍酒疯还会断片儿呀!”

江澄脸色僵硬了一秒:“你不耍酒疯不断片儿吗?”

魏无羡得意洋洋:“那是当然,不然我怎么会记得你耍酒疯。”

江澄脸一黑。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那么好骗?”

“魏无羡!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

……

现在想想好像就在昨天。

两个人谁也不知道说什么,江澄一杯一杯的喝酒,魏无羡起初还想拦着:“江澄,别喝了。”

江澄没说话只是又给魏无羡倒了一杯酒,魏无羡后来也跟着他一起喝,到最后脚边的空坛子堆了四五个,却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江澄觉得今天他的酒量好的出奇,他不觉得自己平时有这么能喝,后来想想从前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喝醉的人最清醒,喝醉不过是为自己异于常态的行为寻找了一个看起来无可挑剔的借口。

“你来干嘛的?”江澄眯眯眼,却是比魏无羡更清醒些。

“我想来问问你,我觉得我忘了很多事……很重要,还有很多刻骨铭心的感觉……我总觉得我们还有话没说清楚。”他忘了的是一个活生生的魏婴啊!那个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的的少年死在十三年前冰冷刺骨的乱葬岗上。

江澄扯了扯嘴角:“……我也忘了。”

喝醉了,魏无羡才有勇气说:“江澄,我想回家。”

江澄装作没听懂,笑骂他道:“好呀,醒了酒抓紧滚回姑苏去!”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儿!”

江澄没回答,又干了一杯,仿佛是一滩困死在原地的死水,沉寂多年,煎熬多年即将干涸,投诸一颗石头,仅存的死水乍起涟漪四散飞溅,如同匕首划破动脉的血液,而后一滴不剩。

两个人沉默的喝着酒,魏无羡以为江澄不会回答了,江澄突然笑了,魏无羡以为自己眼花了,江澄的确笑了,却是笑的很难看,声音沙哑的不像话,语速缓慢:“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江澄突然大笑起来“你怎么又……又说‘对不起’?我是不是得说‘谢谢你’?”

“江澄!你怎么还是这么说话?你就不能……”

“我怎么说话?!你倒是教教我,我们还能怎么说话?”说完了这句话江澄沉默了,怎么又吵起来了?明明不想这样的,这约是他们最后一次交谈了,江澄模模糊糊的想着。

“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溜出去喝酒,你说的话吗?”声音小了许多,像是在自言自语。

魏无羡摇摇头“我……说什么了?”

江澄叹了一口气,给魏无羡满上:“喝酒吧……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像是终于臣服了命运,又像是作死前的了结,死水滩的水终于干了,无论再投掷怎样的石头,再也不会有波澜了。

“我在乱葬岗的时候,你一个人重建家族,是不是很难过?”

“我重建江家的时候,你对着一群鬼的时候呢?”

“我死之前,你整日周旋于各家族之间,是不是很难过?”

“克制道损心性的时候呢?”

“我死的十三年,你是怎么过的?”

“乱葬岗围剿之前,你是怎么过的?”

“阿澄……化丹很疼吧?”这是明知故问。

也许是被这句“阿澄”叫懵了,也许是触及心底的秘密,江澄冷笑一下,掩饰的讥讽道:“比不上剖丹!”

魏无羡叹了口气:“我总觉得你还是有事瞒着我,这儿,疼。”用手戳了戳心脏的的地方。

“不是我瞒你,是你都忘了。”江澄扭过头不看魏无羡。

“那你从头说给我听好不好?……从我们刚认识开始。”魏无羡已经意识模糊了,趴在桌子上勉强睁开眼看着江澄。

“……好。”江澄又喝了一杯,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真傻,真的,我们初见的那天,我领着我的狗……”

“……你知道吗?我爹从没抱我抱过那么久……”

“……我想要是我爹知道了会不会更讨厌我?所以我只找了姐姐来找你……”

“……无论我多么努力还是比不上你随便做做,我爹从来不会说一个‘好’字……”

“……我都要嫌弃死你了,可是我还是每次给你收尸,真是……”

“……哼,老子不眠不休跑了七天七夜才搬了救兵把你小子挖出来,你倒是好呀,睁眼就问我蓝忘机哪去了?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把你打了包扔到姑苏去?我爹还说我,说我没有江家的风骨……”

“……我娘啊,从来没那么抱过我,我都蒙了,她就把我推开了……”

“……我先躲起来了,可是我看见温狗要看见买干粮的你了,我就跑出来了,我就冲动了那么一次,因为我想着,你什么都比我强,连家训你也比我懂,要是你活着一定能拿回我们的尸体,重建江家的事一定能比我做的更好,我真傻,怎么信你这么不靠谱的人……”

“……我的姐姐啊,你杀了她丈夫,她还为你舍了命,撇下还那么小的阿凌就上了不夜天……我真傻,你说能控制住我就信了……”

“……我拿着三毒,却怎么都刺不下去,我确实是比不上你啊,连狠都比不上……你死了,哈,我还拿着陈情到处找你……”

“……我怕吓着阿凌,杀完了人都不敢抱他……”

“……我不会教孩子啊,把他带的像我一样,要是姐姐还在……”

“……你活了,嘴里喊的再也不是我的名字,我信了——你死了……”

“……魏婴!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过分啊?可是我活该啊!我太傻了,傻到你说什么我都信,哪怕你总是骗我,下次我还是会信……因为……因为我总骗自己说,下次……下次你就不会骗我了,傻到你说一句安慰我的随口之言,我就在原地等了十三年……”语无伦次,泪痕阑干。

“我真傻,干嘛看不开?”江澄拿出一枚干干净净的崭新银铃来,挂在魏无羡的陈情上,“我累了,我不恨你了,以前我看的太重,现在想想铃铛也就是个铃铛。”

他看见魏无羡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才说了那些话,又把陈情放在魏无羡手里,他没听见魏无羡的小声呢喃:“师弟……你怎么又哭了?”,也没注意到他眼角划落的眼泪,他也哭了,他的心里在流血,疼的厉害,直到现在他才觉得是真的活了。

“这回我再也没有事瞒你了,你可别说我不告诉你啊。”江澄又满上一杯:“敬夷陵老祖。”将酒浇在了地上,他死了,他在原地等了十三年,等到他活了,他终于离开了原地。

江澄也醉了,倒地不起,魏无羡还是一头趴在桌子上,闭着眼,却摇摇晃晃的举起个空杯子:“敬……三毒……圣手……”手一松,杯子掉在地上,碎了。

蜡烛替人垂泪到天明,湖心亭的灯火终于熄了。

他什么都问了
他什么都说了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忘了
他笃定他什么也不会记得了

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小心翼翼的跳动在魏无羡的脉搏上,魏无羡睁开眼,意识像是游离在体外,在睁开眼的的一瞬间被强行吸入大脑,强力的拉扯让魏无羡头疼不已。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这里是莲花坞的客房,蓝忘机守在自己床边,见他醒来,蓝忘机递给他一杯水,扶他坐起来。魏无羡喝了一杯水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七月二十辰时一刻。”

七月二十?他和江澄是七月十五的晚上喝的酒,怎么可能?再烈的酒也不至于睡上这么久,况且蓝忘机还在怎么会放任他那般醉着?

“江澄呢?”

“今日兰陵办清谈会。”

“那……他说什么了吗?”

“待你醒来我们便走吧。”

魏无羡还是头疼的厉害,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天他喝多了,他们两个说了什么,这一趟真是白来了,这么想着,眼睛向桌子上一撇,除了陈情上系着一枚小小的银铃,魏无羡赶紧拿起来看,银铃小巧精致,干干净净,什么字也没刻。这是什么意思?魏无羡这人,一向记性不好,他忘的事太多了,而且大多都很重要。

他娘告诉他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别记得自己对别人的好。可是他娘没告诉他的是,还要记得自己对别人的不好。

魏无羡浑浑噩噩的离开莲花坞,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又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可是他去问谁呢?人说他生来就是一副笑模样,瞧着洒脱随性,不拘一格,他便信了,说结束了,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骗着骗着,竟然也就习惯了。云梦双杰不一样,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一样的,为对方付出的太多,说的太少,只不过魏无羡的付出有人替他言明,江澄却只会让它石沉大海,因为他知道说了也不会有人记得,还是忘了吧。

江澄望着魏无羡和蓝忘机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后来我仔细想想,那年耍酒疯的是我,断片儿的是你啊。”

江澄的心腹走到他身后请示他:“宗主,金宗主差人来问您的身体……”

“叫这小子管好他自己,金丹的事过了这次清谈会再和他说吧。”

“是。”

江澄想,这次他们死生不复相见了吧?

————————

后记

呵,云梦双杰啊
是承诺,是枷锁
是希望,是残忍
美好又讽刺

开始他们是亲人
亲密无间,无话不谈

然后他们是仇人
见了面就要红眼

后来他们是故人
只能说说欠与还

以后他们是路人
陌路相逢,无话可言

找不到一个见面的理由
寻不着一个对话的借口
连萍水相逢也不如

割袍断义
这一剑从少年划到中年

他们纠葛半生
他们终于了断
是声嘶力竭
是鲜血淋漓

他明白他
生而不羁
侠肝义胆
他给不起
于是他看着他
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山色其中

他明白他
言不由衷
身不由已
他给不起
于是他回头发现他
终于离开原地
海阔天空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