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雷点很高,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 宁澄,一切cp不逆,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羡澄】不染(4)

额……大约是《山海》的后续 
羡澄都魂穿,但相互不知道 
又名《天下第一镖》 
武侠风&欢脱向+悬疑向&很少的刀 
私设如山&ooc严重&长短未定emmm…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嗯,就这样。 

上篇:【羡澄】不染(3)

金小宗主暗查蹊跷 
云梦双杰戏精上线 

——————以下正文—————— 

10 

兰陵一酒楼里,几个人正小声议论。 

“哎,听说了吗?云梦江氏的宗主三毒圣手江晚吟死了。” 

“啊?你从哪儿听来的?” 

“千真万确。” 

“江宗主那么厉害,谁能杀他?” 

“这可说不准,赤锋尊当年多厉害,不是照样儿让金光瑶害死了。” 

“有人害江宗主?” 

“这有什他么好奇怪,江晚吟行事狠绝,阴鸷刻薄,得罪过不少人,有人蓄意报复有什么好稀奇。” 

“会不会是夷陵老祖?” 

“他?得了吧,冲他干的那些事儿,江澄想杀还差不多,他杀江澄?” 

“就是,我还听说江晚吟死了不几天,魏无羡也死了。” 

“哦,那含光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埋了呗。” 

“那……”这人还想被问什么,却生生被打断了。 

“你们都很闲呀!”一个金衣少年走进酒楼,将手中的剑重重放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瞧这打扮就是兰陵金氏的人,众人一时不敢作声,纷纷做鸟兽散。金凌在空桌前坐下,小二上了一盏茶,金凌手指在桌子上轻敲三下:“掌柜,这个月生意如何?” 

掌柜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写账本:“这月生意不好啊,倒赔了三两。” 

金凌听到这站起来抓了剑走出了酒楼,那盏茶还冒着热气。 

这些日子金凌忙着料理江澄的后事,倒是对兰陵管的少了。现下有人想借事生非,没了江澄帮他护他,但金凌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逢凶化吉。今日在酒楼听到的话也不无道理,他也一直不相信江澄的死是个意外,至于魏无羡的死则更是蹊跷,莫说蓝忘机不甘心,金凌也是要查个明白的,毕竟是在云梦,如何能教一群宵小兴风作浪? 

11 

入夜魏无羡正睡的好好的,江澄过来摇醒他:“魏婴。” 

“嗯?阿澄?”魏无羡迷迷瞪瞪的睁开眼,就瞧见江澄一身夜行装,只露出一双杏 
眼。 

“快醒醒,鱼上钩了。”屋里没点灯,江澄一双杏眼闪闪发亮。 

这下魏无羡总算清醒了,好你个劫镖的,好好等你你不来,今天小爷我好不容易睡个好觉你就来扫兴,非好好治你不可。魏无羡一骨碌从塌上爬起来,摸了摸袖里的飞镖和怀中的令牌,也用黑布蒙了脸,摸到马车边上。 

二人打量一番,似乎是要将东西带走,这时又来了其它黑衣人,上来便说:“来劫货的?” 

魏无羡:“对呀。你们也是?” 

那黑衣人又问:“也是王爷派来的?” 

魏无羡:“不是,我们是郭道长的弟子。” 

那黑衣人又道:“郭道长不也是为王爷办事?” 

江澄:“你们要把货劫到哪儿去?” 

黑衣人:“这还用问,自然是给王爷。” 

江澄:“王爷交待你的?” 

黑衣人:“嗯……” 

江澄:“王爷找我师父办事,自然是不便出面,你把货劫过去不是给王爷添堵吗?” 

另一个黑衣人道:“这个我们管不着,都是跑江湖的,拿钱办事。” 

魏无羡:“都是劫货的,不如让我们给我师父,免得王爷难办。” 

黑衣人:“那我们不是白来了?” 

江澄:“怎么能叫白来,他日王爷面前请功,我们必不忘了二位。” 

魏无羡:“就是,不知二位兄台尊姓高名?” 

黑衣人:“消音剑程青。” 

另一个黑衣人:“有腿鬼杜明。” 

魏无羡憋笑辛苦:“有腿鬼?” 

杜明:“嘿嘿,江湖兄弟抬举,说我来无影去无踪像个鬼,可是鬼没腿,我有腿。” 

江澄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开始吧。” 

程青答应:“好啊。” 

程青和杜明拿着货,魏无羡在头前领着他们,江澄断后。走着走着程青觉得有点不对:“二位,郭道长到底在哪儿呀?咱们走的这路怎么像是去开封府的?” 

魏无羡回头说:“师父在城里,自然要经过开封府,二位放心,我们有令牌,开封府不会为难我们。”说罢将怀中的令牌摸出来给他俩看一眼。这两个人才放心,还跟魏无羡说:“郭道长果然厉害,连开封府的令牌都能搞到。”魏无羡和江澄都忍不住笑,只好赶快继续往前走。 

途径开封府时果然有人拦他们,魏无羡便把令牌拿给他们,又扯下蒙面的黑布:“货到了。” 

守卫转头冲院子里大喊:“验货!”

院内便窜出几个人来,程青和杜明见状才知道不好,可是想跑也来不及了,一番撕打就被开封府的人抓了。魏无羡和江澄则是全程看戏,实在不知道是说这两个人傻的要命还是自己演技太好。 

12 

蓝思追本在替蓝忘机照看那堆兔子,自魏无羡又走了,蓝忘机竟学了他父亲和兄长——闭关去了。这群兔子彻底成了蓝思追照看,蓝景仪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思追,金凌来了。”

蓝思追许久不见挚友心中高兴却又有疑,金凌如今是兰陵金氏的宗主,拜访姑苏蓝氏也是拜访老先生。若说金凌是专门来看他这两个夜猎的好朋友,他虽然感动却是打死都不信的,现在兰陵金氏和云梦江氏是什么情况自是不必说,这种情况金凌怎么有闲心来看他们?问蓝景仪道:“金宗主现在在哪?”

“做什么叫的这样生分?我还以为一同夜猎这么久可以做朋友的。”金凌声音响起。

“没有生分,我自然是愿意同你做朋友,只是怕失了礼惹你不快。”蓝思追见金凌走来微微笑了笑。

“戚——正式的场合自然该客套,私下当然可以以名字相称。”见了朋友金凌才放下他刚学会的宗主样子,多了几分少年人的活气。

“金凌,你这次来找我们干嘛?”蓝景仪本就是率真活泼的,张嘴便直奔主题。

“怎么,我没事就不能找你们了?”

“当然能,没事多来找我们一起夜猎。”蓝思追答道。

“不过我还真有事找你们……”

……

“云梦现在如何了?”蓝思追问。

“放心,我能料理。”金凌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少年人的得意和炫耀,只是平淡而严肃的诉说一件事,其实这些事纵有千难万难,但只要一想到江澄平生种种,金凌便不觉难了。

“那便好,金凌,你若有什么难处我们都会尽力帮你的。”

“好。”金凌才笑了笑。

——————分隔线——————

结尾有些追凌了,我要不要加一个追凌的tag?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