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风

友如作画需求淡,山似论文不喜平。
一般时候都很佛,手机码字超慢,日常卡文,吃曦澄 羡澄 凌澄 柳澄,也接受瑶澄 薛澄 湛澄 桑澄 宁澄 喜欢到处吃糖,轮到自己却总是写刀(顶锅盖逃跑(๑>؂<๑)

【曦澄】除夕夜

在这里先祝各位道友2018新春快乐

民警涣×画师澄

背景设定在曦澄在一起以后

少女舅舅预警,慎入,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以下正文~

窗外的鞭炮声吵的江澄连手机提示音都快要听不见了,窗外家家户户挂着喜庆的红灯笼,处处洋溢着新春佳节的团圆气氛。

江澄坐在窗前定定的看着绽放在眼前的绚丽烟花,手机就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不是为了抢红包,只是为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收到蓝涣的消息可以马上回复,尽管他知道蓝涣大概不会给他发消息,可还是固执的等着。

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表了,时针指向十点钟的位置,江澄站起身来走进厨房穿上紫色的围裙。围裙上一个栩栩如生的阿拉斯加,出自江澄的手笔。

外面吵的不得了,江澄却觉得屋里冷清的不行,所有的灯都开着却像是更清楚明白的向江澄宣布家里只有他自己。

姐姐江厌离和姐夫金子轩今年过年把他父母江枫眠和虞紫鸢接到兰陵去过年了,由于蓝涣工作的原因,他们不能过去,也不能回姑苏了,江澄自然是留下来陪蓝涣。想想蓝涣,江澄脸上挂上淡淡的笑,将食材一样一样悉心洗净,开始做饭。

蓝涣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平时工作很忙,江澄是一个画师,只需在截止日期之前交稿就行,所以他平日里也常常在家做好饭送去给蓝涣,可是今天他固执的希望蓝涣能回家里来陪他吃饭。

江澄的手艺很好,算是得了江厌离的真传,其实当初和姐姐学做饭还是听发小魏婴说追女孩子要先抓住她们的胃,只是事实证明就算不是女孩子这门手艺也大有用武之地。

将煤气调到小火,汤需要煲一个小时。

再次坐在窗前看烟花,时针似乎已经偏离了十一点,却似乎可以看见蓝涣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拿起画笔,轻轻勾勒,寥寥数笔,那阳光般的笑容跃然纸上。

看着画纸又发了一会儿呆,分针指向“10”的位置,他不会回来了吧,那么尽职尽责的一个人,一定不会擅离职守的,虽然早就知道了,可还是有一点小失落。

手边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江澄赶紧拿起来看:

阿澄,开门。

江澄几乎是跑到门前的,开门的前一个瞬间却是生生的止住了脚步,暗骂自己怎么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却又止不住的期待,也顾不得奇怪蓝涣怎么又回来了。

门开了。

一股寒气铺面而来,但只有一瞬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阿澄,”江澄没说话,只是用力回抱了蓝涣,蓝涣把下巴在江澄肩膀上蹭了蹭,“新年快乐。”

“快进来吧。”轻轻从蓝涣怀里挣脱出来,一把把蓝涣拉进屋来关上门。

看了看表,距离十二点还有八分钟,江澄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我们差点就一年没见了。”

蓝涣也笑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怎么舍得一年不见阿澄啊。”

江澄脸上染上一层不易察觉的赪色:“少来这套。”却是逃不过蓝涣的眼睛。

“蓝涣我们吃饭吧。”

“好。”

江澄把年夜饭端到窗前的桌子上,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窗外烟花绚丽的火光映在蓝涣的脸上,让江澄想起来刚才的画,笑了笑。

“阿澄在笑什么?”

“没什么,开心,谢谢你回来陪我吃饭。”

“我们之间别说这些。”

“嗯,吃饭吧。”

吃过年夜饭,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鞭炮声渐渐平息,房间很静,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

“蓝涣,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

“我想你了。”蓝涣磁性的声音炸响在江澄耳边。

房间里又沉默了,江澄不禁想明明都已经几年了为什么蓝涣的情话还是给他一种初恋的感觉,虽然事实的确如此。

“阿澄,我得走了。”

江澄没回答,只是默默点点头,送他到楼下。

“蓝涣,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我希望新的一年我们还像以前一样。阿澄呢?”

“我也是。”

蓝涣轻吻江澄的额头,在一片火红色中渐行渐远。

致敬那些除夕夜依旧坚守岗位的人,你们辛苦了!

评论